• <u id="gokso"></u>
  • <code id="gokso"><label id="gokso"></label></code>
  • <table id="gokso"><blockquote id="gokso"></blockquote></table>
    繁体版 简体版
    是否小说网 > 穿成炮灰鱼后我炸了女主的鱼塘 > 第16章 第16章

    第16章 第16章

    与离别时相比,此刻的徐恒一,衣着普通,身有负伤,整个人委顿了不少。

    明明不过一天,却像是被拉进苦窑蹉跎了半月。

    他脸色更差。

    本打着报信救场的心思回来,可谁知半夜归来,意气风发,竟连怀玉城的大门,都没有找见。

    徐恒一不信邪,又倚仗自己曾经多年掌管怀玉阵法,见阵线没变,便循着阵眼的方向,打算破阵入城,甚至越往阵眼深入,心中的怒气就更盛了几分。

    他虽曾是怀玉城民,可如今离去,阵法怎能不变,温瑾果真是疏忽大意,丢了怀玉城的脸。

    徐恒一隐隐得意,心中连当面驳斥温瑾的话都准备好了。

    可笑着笑着,他就发现,身旁三丈远处那棵低矮柳树,已经被他经过五次了。

    阵法竟然变了?!

    还一点靠经验破阵的可能都没给留下!

    徐恒一不仅进不了城,且因为被判定为潜入敌人,就连想要离去都不行,他硬生生地转了一|夜,想尽了办法,甚至连破土遁离的方法都试了,可还是出不去。

    这么着急没别的原因。

    每日晨起,城中护卫都会亲巡阵法,驱逐惩罚入侵之人。

    徐恒一不想被他的手下,看到自己如今的狼狈。

    是的,即使不肯承认,他心底也很清楚,如今的自己,叫狼狈。

    “什么人活腻味了敢闯怀玉城,让爷爷看看——嗯?徐统领,你怎么回来了?”

    而当嗓门最大的楚六一嗓子喊过来时,徐恒一虽然站直了身,可却觉阳光炙热而烘烤,恨不得当下埋入土中,彻底消失。

    当初,若是不回来就好了。

    他不免这般想着。

    徐恒一是被护卫们放出来的。

    他们倒很是开心,一个个没大没小地跟他推着膀子,笑着闹着。

    “徐统领,你昨天走得那么急,都不跟兄弟们打声招呼,我还以为,要很久都见不到你了呢!”

    “嘿,别耽误徐统领前途!城主都说了,统领自请离城,心有鸿鹄,是要去做一番大事的!哪像你,胸无大志!”

    “对!徐统领,你是要出去做大事的。你是担心怀玉城防守来亲自测试我们的吗?我就说,徐统领怎么可能进不来呢!”

    “徐大哥你放心,怀玉城有我们来守护,你想做的事情,尽管去做吧!”

    徐恒一不苟言笑,冷着脸,默认了“亲自测试”的事实。

    被这般众星拱月的簇拥,与离开一日的冷寂对比,头一次让徐恒一意识到,有好的背景,有高的,是一件很好的事情。

    只是了了几语,徐恒一才知道,昨日他离开前的话,被侍女凤羽听到了,不出一个时辰,就传遍了整个怀玉城。

    人人赞他潇洒大气,鼓励自家上学堂的孩子,向他学习。

    都等着看他成名归来,给大家发糖吃,沾沾喜气。

    这……如今他就算是想回来,不闯出个名声也不行了。

    徐恒一心中发闷。

    竟有些怪那大嘴|巴的侍女声张,怪的最多的,还是温瑾。

    若不是温瑾往日伏低做小,他昨日,也不会轻易说出这样的话,导致如今骑虎难下。

    “徐统领,还是你有经验,故意打扮成这样,若是我,只怕现在还穿着侍卫服大摇大摆的在外面晃呢。”楚六摸摸他的衣服,笑出一排大白牙。

    他确实是穿着侍卫服大摇大摆地晃了,本以为是个依仗,反而成了靶子。

    徐恒一嘴角下拉,膝盖莫名有点发痛。

    若是温瑜和系统在场,就会为他贴心解说,什么叫“膝盖中了一箭”。

    一行人行至城门下,护卫们安静下来,面面相觑,就连一向嘻嘻哈哈的楚六,也不笑闹了。

    隔着城门,徐恒一能看到内里的城民,他们很多都认识他,如今争相为他加油打气,仿佛因为昨天没赶上落下了,今日要猛地补回来。

    怀玉城,一向是个相互为家的地方。

    可徐恒一却觉得,他该是高人一等的统领,被他们仰望,如今这般平视,是他们的失礼,而他们这般吵闹,像是要把他架在高台上生火。

    这样的地方,有什么好呢,很土。

    他心底生出烦躁。

    而新任的统领王凡卓却开口了:“徐统领,你已离城,按规矩是不能进来的。”

    他面色为难,话却很坚定。

    怀玉城的规矩,是护卫要用命去守护的铁律。

    迂腐,无知,盲昧。

    徐恒一心底发笑,面上冷肃:“既然是规矩,那么便该好好遵守。”

    “既然已经测试过了,我该走了。”

    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