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u id="gokso"></u>
  • <code id="gokso"><label id="gokso"></label></code>
  • <table id="gokso"><blockquote id="gokso"></blockquote></table>
    繁体版 简体版
    是否小说网 > 楚争 > 特别篇(四)又来五尊大帝!

    特别篇(四)又来五尊大帝!

    帝兵,谁给我一尊帝兵!

    永恒体的内心的咆哮,终究嘶吼了出来,带着哀求,声恸天地。

    他并非不如天魔帝,而是先天败在了一尊帝器。

    与天魔大帝战了九日九夜,他不一次的打爆天魔帝躯,但始终无法斩灭他,并非他战力不行,而是没有一尊真正能斩帝的神兵。

    他的声音,充满了悲怆。

    没有帝兵,他便战不过天魔帝。

    没有帝兵,他便会输掉这场用诸天九千万英魂换来的一个希望。

    呜呜鸣…!

    血风呼啸,带着吗嚎声,似若诸天九千万修士的英魂在悲鸣,孤军奋战的永恒体在哀求,也是无人能给他个希望,他肩负了太多。

    帝兵,谁给我一尊帝兵!

    永恒的咆哮声,震天动地,他已然血泪纵横,他不可以输,输了这场大战,便是输了万宇苍生。

    霎时间,他体内的永恒体血沸腾了,每一滴都在燃烧,交织出无穷的力量,它们也在不甘,那是属于永恒体的高傲,在此一瞬被激发了出来。

    永恒帝血在哀鸣、永恒体在嘶吼、诸天的英魂在咆哮让这片辽阔的土地都晃荡了。

    杀!杀!杀!

    天魔帝狰狞,面如恶魔。

    大战至今,他帝之威严早已荡然无存,竟被半个大帝打的如此凄惨,他不能容忍,永恒体的强大和生命力之顽强,让他感受到了威胁,他年他若成帝,必将又是一个震古烁今的轩辕帝。

    死吧!

    天魔大帝己然扬起了帝剑,带着灭世之威,此一剑劈落,永恒体便不复存在。

    然,就在此时,一道惊世的光弘自南诸划天而来,似若汇聚了亿万神辉,穿越了亘古的岁月,历经了万世沧桑,璀璨的仙光,照耀了昏暗的天地。

    遥看而去,那是一把剑,更准确来说,那是一把没有开锋的神剑,大巧不工,古朴自然。

    磅!

    那把剑划天而来,亦是带着灭世之威和帝道神则,替永恒体挡住了天魔帝的绝杀一剑。

    轩辕剑!

    天魔帝被震退,眼眸微眯的盯着那把己经被永恒体抓在中的神剑,脸色也在瞬时间变得凶狞,好似与那轩辕剑有不共戴天的仇恨一般。

    不错,正是帝剑轩辕,玄荒一百三十帝中公认的最强大帝轩辕帝的帝兵。

    那是一尊强大的帝兵,曾随轩辕帝征伐万域,乃是一把具备灵智的神剑,听到了万域苍生的呼唤,感受到了这片土地的悲鸣,这才杀出了幻海

    禁地。

    帝剑轩辕!

    永恒体伸手抓住了轩辕剑,它无比的沉重,剑身还萦绕着轩辕帝的帝道法则,每一缕法则,都带着灭世之威。

    然,那有灭世之威的帝道法则,永恒体却是丝毫不受影响,反而还感觉到很亲切。

    轩辕帝,血脉特殊,乃永恒仙体和玄灵之体结合的血脉,也便是说,永恒体体内流淌的,乃是轩辕帝的父系血脉,这是先天的契合。

    与我屠帝!

    永恒体紧紧握着轩辕剑,通体暗淡的圣光,也在此一瞬间,再次绽放耀眼的神芒。

    轩辕剑铮鸣,其上刻画的每一帝道神则都复活了

    一般,与永恒血脉交织,激发了永恒帝血的潜能,让永恒的战力,向巅峰再次逼近一分。

    战!

    永恒体手握轩辕剑,杀上了虚天,神威盖世,恍若昔年轩辕帝再现,威震九天十地,气盖浩宇八荒。

    你杀不死我!

    天魔大帝震怒,诸天巨颤,手握着帝兵,凌天而下。

    两尊帝兵,在所有人瞩目之下,碰撞在了一起。

    登时,以两剑交锋的那一点为中心,一道有形的光晕显现,无限制的蔓延,所过之处,天崩地塌,天魔兵将,成片成片的化作血雾,无人可以抵挡帝道之威。

    杀!

    战!

    一击碰撞,永恒体与天魔帝再次展开惊世大战。

    永恒体疯狂了,战意滔天,有的只是不断的进攻再进攻。

    天魔帝也疯狂了,面目凶狞,每次挥剑,都有斩天灭地的神威。

    两人的大战,变得原始而有兽性,没有盖世的神通、没有夺天地造化的秘术,有的只是不断的挥动手中的帝剑,你斩我一剑,我便还你一剑。

    噗!噗!

    鲜血,再次倾洒虚天,每一缕帝血、每一缕永恒血,在坠落的同时,都还化作了一条条龙形,直到落地,都还再相互的攻伐。

    轰!轰隆!

    诸天又开始动荡了。

    这一次,与先前不同,轩辕剑乃诸天轮回的阵脚,自行出幻海助战,让诸天的轮回变得很不稳定,诸天乾坤,正在不断的减弱。

    他必须得快点屠了面前这尊帝,诸天乾坤如果消散天魔大帝将没有来自诸天的本命压制,到那时恐怕将无力回天!

    噗!

    虛天之上,天魔大帝毁天灭地的出海一剑斩出,劈开了永恒的帝躯。

    还你一剑!

    永恒体怒吼,不顾伤势,拼着受重创,也要斩帝一剑,这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打法,他也深知诸天此刻的境况,他没有时间浪费。

    你当真该死!

    天魔大帝神色狰狞如恶魔,提剑而来,一剑斩落了永恒的手臂。

    永恒体不躲不闪不防御,天魔大帝斩他一条手臂,他便斩天魔帝一条手臂,两条血淋淋的手臂坠落虛天,各自化作了龙形,还在争斗。

    大战,惨烈到了极点。

    谁会想到,一尊大帝和一尊半个永恒帝,竟然战的如此血腥,仅以帝兵斩其身躯,丝毫不知疲倦,丝毫不知伤痛,直到把对方斩灭才算完。

    噗!噗!

    随着鲜血飞溅,又是一击惨烈的对斩,永恒体一剑劈在了天魔帝的肩膀,天魔帝一剑斩开了永恒体的胸膛依稀可见,帝血和圣骨坠落虛天。

    天魔帝疯狂的咆哮,一剑又一剑的劈落,每一次都能斩开永恒体的帝躯。

    可是,他一次又一次的斩开永恒帝躯,但永恒体却又一次又一次的冲杀而来,他就像杀不死一般,让身为大帝的他,都无奈的有些发狂了。

    你为何还不死!

    随着天魔帝一声震天的怒吼,他又一剑洞穿了永恒的帝躯。

    永恒体抬手,一手攥住了插进他身躯的帝剑,牢牢锁住,而后豁然抬起

    了轩辕剑,生生插进了天魔帝的胸膛。

    此一幕,在这是一瞬间定格。遥看虚天,天魔帝一剑洞穿了永恒体的帝躯,永恒体一剑插进了天魔帝的胸膛,二人久久都未曾动弹,就如两尊雕像一般伫立在那里。

    天地,也在这一瞬,变得宁寂。昏暗的天地,满目疮痍。

    天地,死一般的沉寂。

    所有人都仰看着虛天,看着那两道如雕像般的身影。

    啊…!

    随着天魔帝一声怒喝,天地间的沉寂才被打破。

    这一瞬问,他的帝道法则齐颤,轰然震开了永恒体。

    噗!噗!

    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