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u id="gokso"></u>
  • <code id="gokso"><label id="gokso"></label></code>
  • <table id="gokso"><blockquote id="gokso"></blockquote></table>
    繁体版 简体版
    是否小说网 > 秋冬不眠 > 第14章 14

    第14章 14

    高芷芊单手托腮,细长白皙的手指打着节拍。

    聂祺这一揍,倒是为她争取了点时间。

    起码在晁盟醒来之前,她爸妈暂时不会接到他的骚扰电话。

    怎么说呢,只要她在爸妈面前卖一下乖,任凭晁盟说出花,爸妈也不会强迫她的。

    但两家毕竟是世家,她也不想闹到那种程度,多丢脸啊。

    说出去,她辜负晁家少爷,始乱终弃,岂不是影响她以后泡帅哥吗!

    要是哪位大帅哥,心动想去追她,一打听知道她辜负过某少爷,可不得打退堂鼓,认为她是个渣女,再也不敢对她付出真感情,她就亏大发了!

    综上所述,如果让晁盟得逞了,可真是害人不浅!

    所以她还是想跟晁盟商量商量,宽限宽限,最好等她琢磨出万全的办法。

    唉,谈恋爱真是一件费脑的事儿。

    高芷芊想到这儿,微微叹了口气,小脸很是惆怅。

    崔晨曦见状,戳了一下廖博的手肘,小声念道:“看来阿芊对聂祺是真爱啊,竟然为了他打架的事,愁眉苦脸。”

    廖博托住下巴,难得同意他的看法,“确实,阿芊每天都快快乐乐的,很少露出这种表情。”

    高芷芊低敛着眸,像困于魔法的睡美人,没了往日的朝气。

    她忧虑地想:校花和校草都很好看,她不忍放弃其中一个,全都要就这么难嘛。

    -

    放学铃声打响,大伙儿麻利地逃离学校。

    除了5班和13班。

    5班是因为高芷芊,13班则是因为——

    “聂祺,你的伤口不要紧吧,校医怎么说呀?”

    “你平时看着沉默寡言的,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,居然揍了高三级的校草学长!”

    “简直不要太帅!晁学长还是有名的贵公子!”

    “嘿嘿,揍晁学长的手感如何?”

    最后一个问题是崔晨曦问的,他离聂祺最近,好哥们一样搭着聂祺的肩。

    平时大家碍于聂祺的高冷,不敢主动搭话。

    今天他突然跟学长干了一架,仿佛神仙忽然有了点人味,他们便趁热打铁勾搭美人。

    聂祺被同班同学里外三层包围住,应接不暇的问题热情地一个抛一个,全都涌向他。

    他默着,许久,低沉道:“你们不觉得是错误吗?”

    芷芊的姐姐就认为他不够理智。

    同学们顿时更热情,叽叽喳喳道:“不会啊!简直酷毙了!”

    “干架不可耻!可耻的是你没干赢!”

    “你这一架闻名全校,大家都知道我们高一级能打赢高三级嘿嘿!”

    “聂同学,你可太有班级荣誉感了,相信老程会理解你滴!”

    聂祺有点失神。

    既然同学不觉得他有错,那是不是代表,芷芊也是这么想呢。

    待同学们散去,聂祺换了新的创可贴,去5班教室找她。

    明媚阳光的少女穿着蓝白校服,他站在窗门,她的目光便轻轻扫过来。

    聂祺盯着她,沉静的眼眸不表露,将最深的欲念藏于心底。

    “你又来。”高芷芊轻哼着,朝他走过来。

    这条单纯小狗,兴许是知道自己又违反约定,所以不敢进来。

    她还是太好说话,总是惯着聂祺,他要是被甩,上哪儿去找她这么好的女朋友啊。

    高芷芊叉起腰,伸出手指抬高,点了一下他的鼻尖,“你不乖哦,第三回没有遵守约定。”

    第一回是怕她忘了来找他。

    第二回是说“canibeyourdog”

    第三回就是这回,揍了晁盟以后,顶着一脸的伤过来找她。

    想干嘛,要在她面前炫耀他揍赢了晁盟嘛。

    聂祺的视线随着她的指尖微移,专注中藏了一点不明情绪,“…对不起。”

    高芷芊毫无察觉,回道:“跟我说对不起干嘛,不应该跟晁盟说么?”

    聂祺:“…他欺负你。”

    高芷芊顿了顿,还真是因为她,这笨蛋小狗,不问青红皂白就去揍人。

    不过揍到她心坎里去了,还挺爽的。

    她揍不了晁盟,聂祺替她出气也不错。

    高芷芊心里一套,嘴上又是另一套,“宝贝,你这么为我,我好感动呀。可晁盟是个记仇的,要是连累你被一中开除了怎么办,得不偿失。”

    聂祺听到她说感动,早已抛诸所有,低低道:“我不在乎。”

    高芷芊“嗷”了一声,握住他的掌心,粗茧都变得性感,“这样吧,你先去suger等我,我晚点时候再来找你~”

    柔软温暖的手,细腻的皮肤触碰着,聂祺的喉结微动,应道:“…好。”

    芷芊依然深爱他,连他犯了校规也不介意。

    -

    suger咖啡馆。

    今晚生意如火如荼的程度,堪比热闹的春晚。

    原因是花魁负伤上班,众客人心疼不已,喝了几十杯咖啡今晚都不能入睡了还要呆着,说想陪伴花魁到下班时间。

    小甫数着钞票,合不拢嘴。

    嘿嘿,你们随意,反正她这个月工资能翻倍啦。

    店长有两位,一位是长得贼嫩的小店长,喜欢常来店里。

    另一位听说是稳重的大人,只有营收结算的时候会线上出现,给她们结工资。

    两位店长都很大方,按业绩给她们分工资比例,赚得多工资则涨。

    说回来,还是聂大美人魅力非凡,一己之力带动店里业绩,让她们也能蹭到点汤水。

    今夜,带伤的脆弱美人,脸颊微青,眼角红肿,但依旧不影响其决绝的美,甚至吸引了更多客人,想要一睹花魁受伤的芳容。

    虽然经典原皮女仆装很美,但是带伤的皮肤也很惊艳诶。

    这便是绝世美人吧,不管是面无表情还是受伤,都那么惹人怜爱。

    今天的客人,也是深深沉醉花魁美貌的一天。

    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