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u id="gokso"></u>
  • <code id="gokso"><label id="gokso"></label></code>
  • <table id="gokso"><blockquote id="gokso"></blockquote></table>
    繁体版 简体版
    是否小说网 > 鲁达的修灵史 > 第5章 信物

    第5章 信物

    第5章 信物

    “洪水滔天,鲧窃息壤以堙洪水。”——《山海经·海内篇》

    “洪水伴随着风暴,几乎在一夜之间淹没了大陆上所有的高山,只有居住在山上和逃到山上的人才得以生存。”——《吉尔伽美什史诗》

    不仅中国,巴比伦,还有玛雅,亚特兰蒂斯,印第安等众多文明,都记载着一场大洪水,鲁达看到过一些记载,却不知和延维一族的神主是不是有关联。

    如果是,那这个神主真的是有毁天灭地的威能,按大祭司伏锌的说法,他们的神主还是留有余地的,给新人类留下一线生机,这么说来,延维一族的神主有一把将全人类梭哈掉的能力。李耳却感知到神主陨落,如此强者,竟然也陨落了,那片天地,究竟是怎样的虎狼之地?而且伴随着神主陨落,整个世界会跟着衰退,它们之间又有什么样的关联?

    另外,因为神主衍生出了延维一族,随着神主的离去,延维一族一代不如一代,按这么算的话,最接近神主的初代是最强。再结合罗一鸣那一套说法,神主极有可能就是界灵!所有生物最开始的地方。

    “为什么和我说这些?罗一鸣呢?”鲁达问一想到自己说话还在不停带出血沫子,应该是肋骨扎穿肺部,而且这会功夫身体感觉越来越冷,得让罗一鸣抓紧带自己去医院,不然真挂了,琢磨史前大洪水,什么界灵有个毛用。

    “和你同行那个人吗?”伏锌迟疑了一下道:“已经被我延维一族儿郎分食了。”

    “啊?你们把他吃了?!这下我真的要死了。”鲁达丧气道。

    “他从那边世界来的,神主陨落在那边,我们自然要杀其身,食其肉泄愤。”伏锌恨恨道,忽然又拿竖瞳看了看鲁达道:“你确实活不长了,所以我们打算把你送到对面去。”

    “有毒吧,我还有孩子没养,父母没去孝顺,况且你也说了,只有灵能过去,你这是要把我抹杀掉啊!”鲁达激动道,心中却在不停盘算。

    在他印象中,昆仑山脉人迹罕至,现在这身体状态铁定是走不出去的,如果没受伤,不对,就算没受伤,以鲁达这体格,那也不行。。。

    身上没有定位装置,高菊他们肯定没办法找到这里来。除非呼叫直升机拉着医务人员来把自己救走,深处这巨大的山洞中,铁定没有信号,不对,老子手机也没有。

    又想起进来时候走了这么长世间,长久没运动的身体早已疲惫不堪,脚底都气泡了,现在就是身体健全,鲁达都没有把握拖着这两百多斤体重走出去。

    越想就越心灰意冷,忽然想到了什么,鲁达兴奋道:“祭祀大人一脉从远古传承下来,不说起死回生,我这些小伤一定可以医治吧?”

    “不会。”

    “那你的族人生病了怎么办?”

    “抬出去,扔掉。嗯,灵抽回来。”

    “这么凶残!看来我真的要死了。”鲁达万念俱灰。

    “现在你唯一的出路就是去对面重生。”大祭司眯着竖瞳老奸巨猾道。

    “没有魂,应该就代表我已经终结了,一切都结束了。”鲁达感觉又冷了几分。

    “我可以把你的灵魂完整的送过去,若是有机缘,说不定还能回来。”大祭司淡淡道。

    还能保留记忆过去?还能回来?不对,这厮框我。延维一族向来唯神主命令是从,留下的信物还不得当祖宗一样供着,李耳一定花了极大的代价,帮他们建起祭台,换取信物过去的,他手里还有个毛信物。

    “大祭司啊,你都这么大年纪了,诓骗我一个将死之人,何必呢?”鲁达道。

    “我说的都是实话,要是以前我是真没办法,但现在,我可以做到把你完整的灵魂送过去。”大祭司认真道。

    “李耳已经将信物拿走了,你们神主不可能留一堆信物给你吧。”鲁达道。

    “确实,李耳带着信物,才渡过界壁去了那边,信物也确实只有一个。”大祭司缓缓道:“但是现在信物又回来了。”

    大祭司将一直背在身后的右手抽了出来,缓缓托出一物。

    只见大祭司手掌心出,安静的漂浮这一块玉片,如有若无的散发出祥瑞之气,上面不时有流光闪动。

    是玉鳞!延维一族的神主留下的信物竟是这玉鳞。

    大祭司看着手中的玉鳞轻声道:“这是神主遗蜕上鳞片,他一生只会换一次那一片,李耳就是凭借一身修为,再借助这片鳞片,以完璧之身渡过界壁。”

    “它怎么又回来了?又怎么会在罗一鸣身上?”鲁达说完,忽然想起罗一鸣说过,他是追寻宝物过来的,玉鳞又在罗一鸣身上,这么说来罗一鸣正是追寻玉鳞,又正好被玉鳞护住,才完整来到这里。

    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